Image

(原載明報周刊Book B)

假如女兒沒有跳下去

作者︰李光興

出版︰一丁文化

書價︰68元

在報上讀過李菁遺書的人,大概都不能輕忘字裡行間那種巨大痛苦,「我不想像一副屍體那樣活着」。李菁有深度聽障,但戴着耳機屢獲佳績還畢業於嶺南大學,曾是國際級的國際象棋棋手,明明白白該歸入「自強不息」的一類故事。但她完成亮麗履歷後,隨即墮入現實殘酷中--寄出二百封求職信只換得文員一職。最後她雖然找到工作,卻不快樂,五年前從二十二樓一躍而下。

這書是李菁的爸爸寫的,對,就是李菁在遺書上寫「對於非常疼惜我的父親,我的心情卻是強烈的恐懼,不安與憎恨」的那位爸爸。爸爸在自序中曰︰「人生能夠出一本書,在人世間留下一點痕跡,本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。但我寫這本書,卻是感到陣陣的傷痛……若能令一些想捨棄生命的朋友,在臨行前的一刻,打消念頭,重回親友愛的懷抱,那我就沒有白白地再經歷一次這種錐心之痛了。」

 一個人為什麼選擇在大好年華結束生命,一個家庭到底發生了什麼以致連遺書也變得如刀鋒般尖銳,也許連當事人也說不清。我們也不必強做判官了,只須用平常心看一個爸爸筆下的女兒,以及他重拾勇氣活下來的種種。

爸爸說,李菁很單純,「她中學的老師劉太說︰『她就像一杯清水,讓人一眼就看穿了。』」單純的孩子有嚴格的爸爸,而這似乎是他曾經引以為傲的,「(爸爸)這種嚴謹、全面、細緻的課外輔導,令到菁兒的成績超越了班中許多健聽的同學,菁兒更從中產生了濃厚的學習興趣。」但日子不好捱,兩父女都感到壓力,「我們父女倆熬得好辛苦﹗但再苦也得熬﹗我是擔心菁兒長大了,討生活難啊﹗」而爸爸的擔心最後實現了。李菁在某次面試失敗後,失望地在履歷表上寫下「垃圾」兩個大字。

「我只做了菁兒的嚴父,沒有成為她的知心好友,我沒有好好走進菁兒的內心世界,解開她的心結……我現在才知道怎樣做菁兒的好父親,但是我已經沒機會了。」沒機會做菁兒的好爸爸,但他把握機會做菁兒未了的事。因女之名辦「龍耳社」,推動聾人權益。

廣告